旅途带上一本好书吧。读一读。可以是这本,。虎嗅作者“”出品的“有深度的公司八卦”。也可以是这本,。美国作家著述的伟人传记。或者任何其他来自。因为,它们,真的是好书。而读完之后在虎嗅站内写上几段书评,赢得众声喝彩,就有机会获得由虎嗅送出的iPad mini一部。一共两部,将在壬辰年除夕前评出,你在节后上班或上学后就能拿到。怎么样?读好书、写书评,赢iPad mini,还有比这更轻便爽快好地给自己新春礼物的机会吗?1、所有在,在虎嗅网频道内撰写了相关书评的用户均有资格参与评选。书评由用户自行发表在每本书下面的评论区。必须是原创首发哦!2、每则。不求长,只求精彩,有观点,有视角,有料!对,跟虎嗅的追求一样!3、本次活动共评选出两名最佳书评者。为表示对虎嗅作者“脱不花妹妹”的感谢与支持,4、虎嗅将参照书评受到其他读点“顶”或回应的热烈程度、以及书评本身质量,评出最佳书评。但是!相信我们!真的是很想能把两台iPad mini送出去!5、虽然虎嗅编辑们纷纷表示很想参评,但我们含泪拒绝了我们自己。这个获奖机会,只会留给你!们!来吧!还有10天时间!读好书、写书评,赢iPad mini,还有比这更轻便爽快好地给自己新春礼物的机会吗?

我们中国人破坏环境的速度堪称世界之最。某一天,我们的城市会不会因为缺水而瘫痪,而变为臭城?我们的农村会不会因为水源污染或枯竭而爆发疾病或者暴乱, 和村庄之间的群斗?我们中国人有一个非常荒唐而顽固的概念:因为水关乎国计民生,所以,它必须非常便宜甚至免费,鼓励败家子的消费方法。同样,电十分重要,既关乎国计民生,又与工业生产息息相关,所以要便宜,最好长期补贴。也是同样的道理,粮食蔬菜非常重要,所以必须压价。至于那些生产粮食蔬菜的贱民如何养家活口?谁管?! 哦, 还有那些该死的中间商(二道贩子们)!虽然他们也许是合法注册并纳税并创造就业的良民,但是为什么他们竟然要赚取利润呢!太不应该了!难道白干就不行吗?这些中间商与任何高贵的企业家本质上没有区别,他们发掘商机,勤劳苦干,也承担风险。他们亏钱的时候全国人民幸灾乐祸,他们赚钱的时候,全国人民咬牙切齿。其实,我们应该为他们授予五一劳动奖状:他们收集信息,调剂余缺,平衡市场,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而且忍辱负重。我们消费者忘记了上世纪80年代 以前那万恶的国营商业系统和供销社系统所导致的祸害吗?请问有多少中国人想重新回到那种日子?中国汽油短缺。但是汽油关乎国计民生,影响工业生产,所以,大家说,我们必须控制价格。可怜无知的某些同胞慷慨激昂地说,“岂能让国际大鳄来操纵我们的价格?”殊不知,中国压低油价,鼓励浪费,本身就是推高国际油价的罪魁祸首之一。燃油税辩论了十多年,被大慈大悲的人们堵住了,难产。油价改革和市场化?我们是不到危机爆发,不主动解决问题!还有银行信贷问题。资金成本涉及千万个企业的(虚假)繁荣,所以必须压低利息。买房子当然也要贴息。本人1986-1989年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工作时,就经常听到上级奢谈“五到十年内”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国际化,本人还荣幸地为领导写过无数次这类豪言壮语的讲话稿,可是20多年后,我们还在谈论同样的画饼,我真正地感到惶恐!用上世纪80年代纳税人养肥一个像我这样的机关干部(科长)的费用跟今天的费用相比,我发明了一个“科长指数”,用来衡量中国长期的通货膨胀率。我觉得我们25年来的年均通货膨胀率大约在10%上下。当然,这个数字不科学,不准确,但是有用。跟“科长指数”相比,中国真实的贷款利率长期为负数。负利率与通货膨胀是相辅相成,互为因果的。也难怪我们的土地价格涨得这么快!所有的贷款企业和个人都长期享受了一项巨大的利率补贴。这是个零和游戏:负利率只不过是剥削一部分人,补贴另外一部分人,同时,奖励投机者和有特权获得贷款的人们。某些人经常说,“老百姓用不起水,电,油,买不起房子,怎么办?人民政府难道不应该考虑社会稳定吗?”我认为,这话非常混账,因为它具有极大的挑拨和煽动性。我认为,假慈悲不能解决冰冷的经济问题。天底下每个人都一律平等,都应该开宝马的汽车,住别墅,吃鲍鱼,穿金戴银,天天休假,但是,天上会掉下馅饼吗?我们刚刚革了资本家的命,却又只好乖乖地招商引资,用八抬大轿把他们请回来,求他们剥削我们的剩余价值。而他们还很不情愿。求他们的人太多了…人民币在这30年来贬值的幅度大家不需要争论,可是我们的水,电,汽油和资金的价格既没有反映货币贬值,也没有反映供求关系,更没有反映中国(乃至全球)资源枯竭的状况。我们中国人不笨,早就应该用常识来替代假慈悲了。如果我们把水价涨10倍或者20倍,大家就会学习珍惜它,我们的水源就会得到爱护。你也许会问我,穷人用不起水怎么办?难道就因为穷人用不起水,看 不起病,买不起菜,交不起学费,买不起衣服,贷不起款,买不起车,就把所有的价格都控制和扭曲吗?咱们还是回到那可怕的计划经济吧!最后让我声明,我是苦大仇深的湖北人(当然, 我仇恨的对象跟你们想的不一样),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在农村和小镇上挣扎,所以,我没有政治立场的问题。而且,我也鄙视那些政治觉悟太高的人们:他们不愿分析问题,不会就事论事,而是喜欢追查和猜测言论的背后动机, 代表的利益集团。今天,山东缺水,全省上下总动员,解决燃眉之急;明天,河北可能大旱;后天,湖北汽油也许短缺,司机们需要排长队加油。我们天天救急的同时,可否想想我们的经济制度出了什么问题?全国上下打压房地产的同时,我们可否想想我们几十年的负利率?缺煤和限电的同时,可否想想我们的电价太低?不要只是谈论大兴水利: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很快就会把地下100米的水资源耗尽。我们需要的是更大力度的人口控制,以及大大提高水价,让每个人在喝水的时候,用双手捧着水杯,就像在沙漠里等了很久很久一样,或者就像供神一样 。长期以来,我国的外汇政策非常失败,受害的当然是中国的纳税人,而大多数国人只是把它当做一个不疼不痒的统计数字。多年来,中国人维持汇率管制的理由同样也是那个假慈悲:我们要 扶持脆弱的出口行业。最近十年,虽然这个理由越来越显得荒唐,但是,我们用这样和那样的借口拖延,再拖延,直到今天我们的外汇储备额成了一个侮辱中国人的大笑话。我们还会继续拖延:因为我们骑虎难下。不管是水,电,汽油,还是食品和资金,海内外无数的研究表明,低价导致浪费,导致短缺,破坏环境,而最终的受害者和最大的受害者不是有钱人,而是穷人,和没有特权的人。我们要明白,Real love is tough love。真正关心穷人的政策是把穷人的根本利益,即长远利益,放在首位,而不是迎合大众的肤浅的和短视的低级趣味。过去几十年,希腊政府“非常关心”老百姓的生活,导致国库亏空,负债累累。中国人今天就是在培养自己败家子的消费方式:我们的浪 费把未来三代人的资源都透支了。我们的河流在哭泣,我们的煤矿在流血,我们的树林在消逝,我们的农田在退化,我们的外汇储备在贬值。大家醒醒吧!

屌丝态度成就的网易新闻客户端

@潘越飞《春节回乡:三线城市三线小镇的数字生活》 “我查查”是小镇居民最实用的APP,能火我也很好奇,一问才知道,自从知道扫描商品里的条形码,就可以看到价格后,用的人就多了。别人来送的礼,一查,就知道那家伙把人情看多重,店里的东西一查,城里原来卖的这么便宜,想宰人,没门,赶紧给我按照这个城里价格来一份。堪称奇葩!绝非软文,虎嗅也甚感意外,此文评论中有不少人在讨论“我查查”,说,最好玩是用我查查看过年收的礼值多少钱。点燃了我对这款应用程序的兴趣。:我查查使用频度很高,每当收到烟酒等礼品,查查价格,就知道该怎么还礼了 没干爹,“我查查”至今累计近8000万用户,对用户需求理解到这份上,产品经理换言之,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cker)曾在他的著作《论管理》(On the Profession of Management)中说:没什么比高效地做一件根本不该做的事更加徒劳的了。很不幸在当今最富活力的创业企业中,德鲁克先生的这句话却被不断实践着。大部分创业行为是基于一个不确定的需求,创业者并不确定这种需求是否真的存在,他们往往依赖直觉或经验。这导致创业最终的结果往往是“徒劳”。据哈佛大学商学院最近的研究,在美国市场上,有风险投资支持的创业企业中大约3/4最终会失败 ,没有资本支持的创业企业失败率恐怕更高。哈佛大学的这一研究结论是基于对2004年到2010年间获得风险投资的2000家公司的数据分析得出的。国内的数字则更惨,普华永道今年9月发布的《2011年中国企业长期激励调研报道》显示,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为2.5年。然而,世界上是否有成功案例或教材,能告诉创业者怎样做才能从出发时的不确定走到成功?从目前看,似乎没有。比如在iPhone诞生前,谁又能知道iPhone应该怎样设计才能打动消费者?《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说,第一代iPhone面市之后,诺基亚工程师就对它进行过全面研究,他们认定iPhone不会对诺基亚产生威胁,因为造价太高、只能兼容2G网络,还不能通过基本的抗摔测试。如果苹果仍完全遵循当时诺基亚的这些标准去造手机的话,我们现在很可能仍生活在前智能机时代。《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的作者埃里克·莱斯(Eric Ries)认为存在改变创业这种“徒劳”特性的办法。他根据多年的创业经验以及对创业企业的多年观察,提出了“精益创业”思想。埃里克曾经是IMUV(一个3D人物和场景的聊天软件)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技术官(CTO),如今是哈佛商学院的驻校企业家。正如书名所揭示的,这一理论的灵感来自丰田的精益生产思想,意即创业也可以像丰田生产汽车那样,首先从客户的需求出发,其次以最小的资源投入获得尽可能多的价值。新创企业运用这一管理原则,在遵循了正确的方法论和流程后,将大大提高创业成功率。这看上去像是天方夜谭,因为创业的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在埃里克的定义中,所谓新创企业是指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以开发新产品或新服务为目的而设立的组织。它既可以是新公司,也可以是大公司中的新业务、新项目。也并非只有新成立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才是创业者,在创业企业中工作的任何人都是创业者。这使得大多数新创企业的做法像是“发射火箭”:创业者撰写详细的商业计划书,细致入微地制定要采取的步骤以及期望的结果。火箭的发射有赖于足够的掌控力,任何环节上的一个细小错误,都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但创业首先就要面对的是需求的不确定性,因此其成功几率甚至低于火箭发射的成功机率。埃里克在书中举例说,他工作过的一家公司曾经预测使用新产品的客户数量会达到百万量级,为此他们举办了一场发布会,结果想象中的客户并没有蜂拥而至。《精益创业》指出,在无法确知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创业者可以将点子转化为一个最小化产品(或服务),第一时间获取用户的反馈,然后再根据这些用户反馈来判断产品(或服务)是应该在原来方向上改进还是转型,还是需要添加额外的功能或者砍掉用户根本不感兴趣的功能;然后再发布、再接受反馈、再调整。如此循环。比如iPhone发布时打破了多项诺基亚和黑莓时代制造手机的基本准则:没有3G网络,打字不便,甚至没有复制粘贴和彩信功能,在后面的版本中才逐渐完善。Facebook也是从一个哈佛女生的相册发展成现在的全球性社交平台的。国内的小米手机则走得更远,很多系统功能的开发与否完全取决于用户的投票。“精益创业”的另一个核心原则是,尽可能缩短这个证实认知的时间。这不仅能避免资源浪费(开发一个庞大的产品结果没人用),更重要的是能从真实顾客那里收集到足够的实证数据,来证实最初的判断真实与否;能尽快学习和认知新开发的产品或者服务的价值所在,并尽量排除其中的伪价值。如果创业能遵循“开发-测量-认知”这样的反馈循环,埃里克认为这就使创业近似所谓“自动驾驶”,驾驶者每次转动方向盘、踩下油门或者开上哪条街、在哪里转弯等等都不需要预先思考。 创业者也可以根据前一个环节收集到的信息作出坚持、调整抑或是转向的决定。但前期试错所付出的成本,也可能导致一个可悲的结果。由于无法忍受这部分工作被浪费,创业者可能会坚持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下去。埃里克用自己的经验说明了这一点,他参与创建的IMVU在最初发布时,发现没有一个人愿意使用他们的产品;但是这个创业团队还是坚持于提升产品质量而不是转变方向,甚至动员家人朋友去掏钱购买他们的产品,但顾客行为没有丝毫变化,他们就是不用。被誉为中国商业教父的柳传志曾经说过,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工作效率越高意味着将会离既定目标越来越远。《精益创业》的这一理念,对大部分的创业者而言肯定是陌生的。首先将“创业”和“管理”这两个词放在一起,恐怕会引起许多人的不适。当谈论“创业”时,人们脑海中或多或少会联想到塞吉·布林(Sergey Brin,谷歌联合创始人)滑着滑板去会见穿西装、打领带的李开复;或是上市时仍穿着兜帽衫在华尔街敲钟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Facebook创始人)。在公众眼里的形象,创业者大概就像苹果的广告片“与众不同”(Think Different)描述的那样:“他们我行我素,他们桀骜不驯,他们惹事生非,他们不墨守成规……(他们就是)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改变世界的人,最终改变了世界。”但不幸的是,现实中的创业者却往往更为“现实”,比如他们希望风险是可控的。相对于乔布斯、塞吉·布林、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天才,大多数创业者并不具有天才般的敏锐洞察力。何况即使是苹果、谷歌、Facebook,都不能说是没有管理的公司。另一个问题是创业者无处不在,精益创业的方法是否具有普适性?实际上,它可以运用到各行各业、任何规模的公司。因为与任何组织一样,新创企业所需要建立的,也是一种机构制度。

分类:社会

时间:2016-09-12 05:28:24